2019
10-19
  由于当时我国已经装备了轰-5(仿制自伊尔-28)和轰-6(仿制自图-16),因此空军内部暂时将其称之为轰-7。可以看出,这时新飞机尚处于技术论证的阶段,甚至没有进入军工部门立项研发设计阶段,因此不可能有具体的设计方案或图纸。从技术角度讲,所谓军方论证,就是根据需求,提出设计需求方案和大致的性能指标,如飞机的重量规格、飞行速度、载荷等。这些需求指标交给航空部门进行研发,才能形成真正的飞机设计方案。
2019
10-19
雷声公司和美国海军周二宣布,SPY-6空中与导弹防御系统(AMDR)成功通过了最具挑战性的测试,所有指标均优于技术要求。AN/SPY-6(V)1 AMDR上周四在夏威夷考艾岛的太平洋导弹靶场,成功对一枚近程弹道导弹实现预测搜索、探测并保持目标跟踪。这项名为Vigilant Nemesis的飞行试验是对AN/ SPY-6(V)1 AMDR进行的一系列弹道导弹防御飞行试验的最终研制试验。
2019
10-19
海空利刃歼轰-7飞豹战斗轰炸机、我国第一款200吨级大型运输机运-20、战神轰-6K型轰炸机,这些威名赫赫的空中奇兵全部出自航空工业第一飞机设计研究院。辉煌成就永远属于过去,而他们从没有止步,一边承担着各型军机的量产、批改装工作的同时,航空一飞院成立了多支新型号飞机研发团队,向着航空领域的多个制高点发起了冲锋!
2019
10-19
左上:WB 检测 SHSY-5Y、MCF7、Neuro2A 及 HeLa 中 HMGB1 的表达;右上:IHC 检测兔血管中的 HMGB1;左下:ICC 检测 HeLa 细胞中的 HMGB1;右下:流式细胞术检测 HeLa 细胞中的 HMGB1
2019
10-19
2019
10-19
K-6,也就是kindergarten(小学预备班)到Year6 (小学毕业)